创新者没有窘境

浏览:81   发布时间: 09月04日

谈先进企业没落,诺基亚是绝佳案例。

巅峰期的2008年,诺基亚全球占有率达到38.6%,老二三星不到其一半(16.2%),巅峰中的男人,第一步路,必然是下坡路!

下坡路中的诺基亚浑然不觉,而摇篮中的两只怪兽正在长大,尽管此时的苹果与谷歌已位于诺基亚枪眼之下,却不在靶心,到底诺基亚这只大象没能学会跳舞,更难言奔跑。

到得2013年时(见上图),一切都变了,诺基亚明白了泰极否来的至理,却再也没机会否极泰来,强者为自己的高傲付出了代价!

“延续”与“破坏”

为何诺基亚这样的巨无霸在短短六七年间便一败涂地?这正是本书探讨的重要主题。

作者为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毕业于杨百翰大学并获经济学学士学位,后又陆续获得牛津大学硕士学位,以及哈佛大学MBA与博士学位。

不幸的是,2020年1月23日,因癌症并发症过世,享年67岁,本书是作者最知名的代表作!

作者在探讨企业兴衰时有一重要前提,即企业在管理上较完善,多数亦处于行业龙头地位,但这些绩优企业为何会失败?

为寻找答案,作者立足于创新之上,并将其分为延续性创新和破坏性创新。

延续与破坏是理解两种创新最重要的关键词,但在定义上,作者颇暧昧(亦有可能是翻译的原因),“延续”表示是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破坏”则意味着重新开始。

但这种理解并不总是凑效,如作者提及硬盘时,将硬盘的尺寸大小视为破坏性创新,而读写磁头技术的改进归为延续性创新。

或许从技术维度,抑或结果才是二者区分的标准。

“延续”与“破坏”并非你死我活的对立,很多情况下是可以共存的,比如硬盘存储与闪存卡。

没有企业能够永生,像人一样,死亡是宿命!那企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迈向失败的?

对这个时间点的追寻颇具诱惑力,答案是导致企业失败的决策恰好是企业在其被广泛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企业时做出的。

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最牛X的时候,恰恰是你最危险的时候,顶峰的前面必然是低谷!

成熟企业,在经历了前期的开天辟地,披荆斩棘,中期的运筹帷幄,风平浪静后,其运作机制,资源分配,利益牵扯已相对稳固,依靠惯性维持。

这套机制恰恰与延续性创新相得益彰,这就是成熟企业在延续性创新上表现良好的原因。

但延续性创新很少会导致企业失败,即便是最具突破性,最复杂的延续性创新亦如此。

失败另有他因!

价值网络

一套理论的搭建,离不开概念支撑。

本书概念不多,价值网络是核心,其定义为在某一大环境下,企业根据此环境确定客户的需求,并对此采取应对措施,解决问题,征求客户意见,应对竞争对手,争取利润最大化。

不难理解,不同的公司,甚至同一公司的不同时期,其价值网络是各各不同的。

价值网络的重要性,在于它相当程度地决定了企业是延续性创新还是破坏性创新,在战略方向上亦具备指导价值。

成熟企业依据价值网络来分配资源,将利润最大化的惯性,反过来又推动企业将资源流向延续性创新,而非破坏性创新。

多数的破坏性创新,其带来的利润往往是不可预知的,有时甚至为负,这在成熟企业漫长的决策链条中,不受待见就习以为常。

这种鼠目寸光式的路径依赖,或者说智识上的懒惰成为成熟企业最终失败的主因。

与之相对,新兴企业在价值网络上的构造相对简单,没有成熟企业那般庞大的资源内耗,策略灵活。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缺点则主要在技术的累积上,因此,延续性创新是其与生俱来的短板,唯有仰仗破坏性创新这把利刃。

“破坏”打败“延续”的例子很多,在操作系统上,微软 VS IBM,摄像领域,数码 VS 胶片,阿里巴巴所引领的网络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同样亦是破坏性创新结出的硕果。

三种策略

言及此,最重要的问题呼之欲出,对成熟企业而言,如何化解新兴企业的“破坏性”攻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破坏性创新去应对破坏性创新!

策略的实质是提升成熟企业的破坏性创新力,方法不外乎三种。

其一是收购,成熟企业可通过资本运作,将对手或潜在的对手收购(或合并),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谷歌对安卓的收购,Facebook将Instagram及whatapp纳入麾下,滴滴与uber的合并等皆如此。

其二,在企业内部进行优化改革,提升自身创新力,对成熟企业而言,这应该是一条最艰难的路,但成功案例亦有,如韦尔奇对通用汽车的改造,乔布斯对苹果的重塑及纳德拉对微软的重启等。

最后,企业可通过分支机构去提升破坏性创新,如注册一家新公司,依新兴企业规则运作,既避免企业内部大规模的伤筋动骨,又具备母公司原有的技术积累。

结语

书成于上世纪90年代,今天,无论是facebook、微软,谷歌还是国内的腾讯、阿里,面对未来的不确定,并试图在这种不确定中维持优势时,策略依然不外乎此三种。

任何一种理论,本质都是自圆其说。

依此而言,该书难言完美,否则,腾讯的眼皮底下,蹦不出个字节跳动,阿里不会让京东活到今天,tiktok与推特亦难从facebook的重围下杀出。

所有因素皆不确定,希冀在此种不确定中寻找确定,便异常艰难。

本书的价值并不在于作者通过大量的案例研究而得出的一系列规则及结论,而是这些规则与结论的生产过程以及作者的思考方式能给与读者的启迪,籍由此,创新者没有窘境,真正的窘境是惰于思考,恐惧改变而已!

主营产品:地方特产